第6章 治好

古代言情字数:2022更新时间:2018-01-12

  “不是我煮,难道还是你煮啊!”柳氏没好气道。

  “那我问你,我让你五碗水熬成一碗水,你放了几碗水?”云巧儿冷冷地问道。

  “五碗啊。”

  云巧儿指着那些都还有些新鲜的药材道:“大嫂,我知道你看不惯我,但是你也不能拿老三的性命来和我赌气吧,你看看这些药材,有些都还绿着,连药性都没熬出来,如何治病,你跟我说你放了五碗水?”

  孙氏一看,那些药材果然都没熬透,最可气的是有些还冒着绿芽,气得直瞪眼,直呼柳氏的名字大骂道:“柳莲,你想害死老三不成!信不信我现在一巴掌毙了你!”

  柳氏知道自己的大意再也瞒不住,也没法推脱给云巧儿,苦着一张脸道:“娘,我知道错了。”

  孙氏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柳氏道:“你嘴巴大,说话不过脑子,让全村的人都知道老二媳妇偷人的事情,让咱们家丢光了脸面,我还没怎么罚你,真以为我不会找你算账不成,你见过谁家的人把自己家的丑事传到外面,生怕别人不知道的?”

  “我没跟你计较,你现在还差点要害死老三。你这个媳妇,我留你何用,老大以后就算是打光棍,我也不想要你!”

  柳氏一听这话,是真的怕了,吓得全身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拉着孙氏的裤脚苦苦哀求:“娘,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奶奶,娘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招娣这时候也跑到屋里来给自己母亲求情,在眼光余光瞄到云巧儿的时候,红彤彤的眼眶里闪过一丝哀求。

  云巧儿见柳氏也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眼下也不耽搁时间,回到灶房里,准备将那些草药再熬一次。眼下老三的病情越来越重,得赶紧把药熬好才行。

  云巧儿小心的将那些柴胡全部拾起,只能自己亲自煮水熬药。

  家里的物事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坐在缺了个脚的矮凳上,她感觉这腰都快不行了。

  手里摇着扇子煽火,看着药罐里冒出的热气,等待着药熬熟。想着自己来到这里以后,家庭如此贫穷,家人这么极品,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就空有一身的医术,怎么也要改变这个现状!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药罐里冒出的热气越来越多,呀,药要开了!

  “老二媳妇,你这要好了没啊,你可快着点,老三可快难受死了哩!”孙氏在洛德那屋扯着嗓子喊道。

  “就是,你行不行啊,不行你可别逞强啊,平日里也不见你干活呢。”柳氏也跟着附和道。

  “你给我闭嘴吧,还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你老三怎么会病的那么重!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拿你是问!”孙氏厉色道。

  “可是。。。”柳氏只是想怼云巧儿,身后的洛周拉了拉她,示意她娘正在气头上可别再说话了,刘氏这才作罢。

  “啊!”云巧儿用手去拿这药罐想要倒药,不料却被烫了一下,这时屋里闪进来一个人,“你这女人家家的,闪开,这种事就该我们男人来做。”洛易把药拿起倒在了碗里。

  云巧儿看着这个高大魁梧又棱角分明的男人,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暖心的,看来这一世嫁给这个男人也不亏。

  洛易端着药走在前面,虽然一条腿不是很方便,但是仍旧走得非常稳,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云巧儿就跟在后面走着,慢慢有点出神,这男人的背影怪有荷尔蒙爆发的感觉的,也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的,居然有这么一身气势。

  到了洛德的房间,“娘,巧儿把药熬好了,我端过来了,快给三弟服下吧。”

  孙氏赶紧接过洛易手里有点脏兮兮的药碗,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给洛德喂下去,嘴里还念叨着:“我的儿啊,你可快点好起来吧,这个家可还指着你出息呢。老大不中用,老二又是个瘸子,你可不能出事啊。”

  柳氏一听不乐意了,“娘,你咋这么说呢,我们家老大好歹也是长子吧,怎么就光看重老三啊!就是这将来要是分了家我们可是要占大头的哩,百年以后还不是我们来摔火盆!”

  云巧儿一听,我靠,这柳氏,这老三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呢,竟在这惦念着那点微薄的家产,也是醉了。

  刘氏哪里忍得住自己的心肝被儿媳妇说道,啪的给了刘氏一巴掌“呸,你在这说什么胡话,你爹娘我们还在这好好的站着呢,你倒好,开始惦念起家产了,岂有此理,当心我叫老大休了你这悍妇!”

  她横了柳氏一眼,这个不开眼的儿媳妇,以为自己也有个主簿大人做爹吗?

  柳氏吃了痛,一时说不出话。

  招娣这时替自己母亲求情,“奶奶,你消消气吧,娘亲不是故意的。”

  云巧儿看着这一切只觉得甚是好,暗自在心里笑出声。原本以为这对婆媳关系好的很呢,原来也是矛盾重重。

  也是,婆婆的心肝只有三儿子,其他儿子都要靠边站,何况媳妇。

  “娘。。。。。。”床上的洛德发出了微弱的叫声。

  “哎呀,三呐,你可醒了啊,你可把娘吓死了,你感觉怎么样啊?”孙氏十分关切。

  “娘,我舒服多了,没那么难受了。”洛德答道。

  孙氏伸出手烫了一下洛德的额头,咦,好像真的没那么烫了,再看看洛德的脸,原来红的跟个猴屁股似得,这会真没那么红了。

  “嘿,老三媳妇,你这药还真管用,这次真多亏你了。”孙氏眼睛对着云巧儿一掀,没想到这个媳妇还真懂医术。

  不过想想也是,媳妇也算是主簿大人家里出来的,嫡母再作践,当初说媒的时候听说也是识文断字的。

  既然识文断字,想必懂点医术也是正常。

  “娘,这药呢,早晚各服一次,连服三天,保准小叔子活蹦乱跳的。”云巧儿自信的说道。

  凭她的医术,要不是这里缺少药品,她一早就能治好洛德了,哪里还要三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