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My/Little/Hamster!

现代言情字数:2110更新时间:2018-01-12

  初夏夜晚的街道,暑热未去。

  人来人往,异常热闹。

  原本漆黑的夜空,被街头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映得通红。

  盛夏百无聊赖的走在街头。路过形形色色的人。

  她也不知道她想去什么地方,只是这么走着,可以让她的心情放松一点。

  只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candy”的门前。

  这是一家女性时装店,不是什么特别有名气的店,靠着他们以前的高中。

  老板偶尔会请自己的朋友设计衣服,手工裁制,所以价格不菲。

  盛夏在橱窗前站定,歪着头看橱窗。

  虽然店面已经歇业了,但橱窗里面还展示几件成衣。

  中间有一件天蓝色的小礼服,上面挂了一个已预订的标识牌。

  “你喜欢这件衣服?”

  寂静的夏夜,男人踱步而来,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盛夏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正看到他迈着修长的腿,烟灰色的衬衣,颀长英朗的身影,逆光而来,俊美得让人觉得恍惚。

  盛夏挣了一下,旋即闭了闭眼睛。

  她心情已经不那么差,似有似无的笑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哪都遇到你。”

  “我也想说的,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小的可怜,哪儿都能瞅见你,每次都这么落魄。”傅十夕耸耸肩,波澜不惊的回了一句,在她的身侧站定。

  盛夏懒得跟他斗嘴,忽而抬手,指了指衣服上挂着的牌子,“看到那三个字了吗?”

  “怎么?”傅十夕显然不以为意。

  “以前,高中的时候,常常过来看,想着哪天等我存够了钱,就能够把她带回家。”盛夏弯唇,笑得格外难看。

  很多记忆或清晰,或恍惚的在眼前飘忽而过。

  后来,等到她被卖到了傅家,懵逼的拿到了傅家的副卡之后,第一时间就想要过来买下这条裙子。

  可这里的服务员却告诉她,裙子已经在一天起被人预订了。

  就差了一天。

  她出了两倍的价钱,但是老板为了自己信誉,仍旧不愿意。

  “或许,这就是天意,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努力也得不到。”盛夏的声音低沉了几分,若有所思的。

  “一条裙子,也有这么多感慨。”傅十夕轻笑一声,视线却不由自主的锁在这条裙子上。

  收回了思绪,盛夏深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转而略微无赖的看向傅十夕,“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傅十夕偏头,饶有兴致的等着她的下文。

  “今天我的生日。”盛夏歪头,眨了眨眼睛,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唇角的酒窝,看起来狡黠又甜美。

  一个满是狼藉的生日。

  说着,她朝着傅十夕,一脸认真的伸出了手。

  “恩?”傅十夕故作不明。

  “礼物啊!”盛夏无赖的看着他。

  傅十夕垂眸,看着她伸出来的小爪子,微微勾唇,眉眼都跟着柔和了下来。

  一瞬间,再美好的事物,仿佛都为此失色。

  他缓步走到了她的跟前,俯身,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凉薄的唇,温热的气息,总喜欢欺负她的坏男人。

  他的唇在她的侧脸停留了片刻,凑到了她的耳边,嗓音恍惚染着笑意,低低徐徐一字一顿的说,“礼物。”

  “切。”盛夏不屑的哼唧了一声,视线转开。

  傅十夕直起了自己的身体,视线扫了一眼橱窗里面那件天蓝色的小礼服,忽的出声,“昨天的流星雨好看吗?”

  “好看好看。”盛夏胡乱的敷衍了一句。

  好看个屁,光顾着看他,哪里还看得到流星雨。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盛夏只听到他低低喃喃的说了句,“那就好。”

  ……

  等到盛夏打车折回傅家,已经十一点多了。

  盛夏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多久管家就过来敲门了。

  盛夏开了门,见管家手上拿着一个粉色的礼盒,不明所以。

  “太太,这是少爷送过来,说是交给您的。”管家解释了一句。

  “哦。”盛夏应声,接过了礼盒,关上房门。

  将盒子放在了房间的茶几上,盛夏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抽开了丝带,打开盒子之后,露出了里面天蓝色可爱的小晚礼服。

  上面还放着一张卡片,手写着:Happy/Birthday!My/Little/Hamster!

  落款:傅。

  字迹遒劲,行楷偏草,雄健洒脱,很漂亮。

  盛夏根本顾不上其他,猛地站了起来冲向了门外,气喘吁吁的找到了没走远的管家。

  “这条裙子,是哪里来的!”她急促的问。

  说话的时候,甚至上气不接下气。

  “哦……太太,这是少爷送过来的,好像是一个月前预订的。”管家笑着解释了一句。

  “什么!”盛夏震惊。

  难道说,在candy预订这条裙子的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这也太巧合了吧!

  “太太,您有什么不满吗?”管家担心的问。

  盛夏连忙摇了摇头,有点忐忑的,“他……他知道我的生日?”

  管家笑了笑,“太太,这是少爷让我转交的,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

  “哦……谢谢。”盛夏的脑子有点混乱。

  “太太,还有什么吩咐吗?”见盛夏一脸的若有所思,管家低声问。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我想谢谢……他。”盛夏斟酌道。

  “呵,太太,少爷这段时间有点忙,有时间自然会回来的。”管家垂首,恭敬的回答。

  “是嘛……”盛夏点头。

  忙成这样,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心思给她准备什么礼物了。

  裙子多半不是他买的,可能是他的手下例行安排的。

  盛荣把她送给傅家的计划,也不是一个月的事情。

  傅家一个月前订了这条裙子,也合情合理。

  更何况,那家店的老板那么古板。

  她花两倍的价格都不愿意转售,不是那个真的订了裙子的人,像是肯定拿不到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盛夏忽然有种百味陈杂的错愕。

  原来,兜兜转转,这条裙子,终于还是来到了她的身边。

  “那你可不可以把他的……电话好俗我。”盛夏思索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问,怕管家不答应,顿时着急的补充,“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打扰他的!”

  莫名的,她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