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格兰岛

现代言情字数:1793更新时间:2017-12-07

  “少爷,老爷希望您……”

  张叔还要劝说他,霍嘉行打断他的话。

  “够了!他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海滨城,你也不知道吗?我找了我妈那么多年,却连她的影子都找不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格兰岛上!”

  格兰岛,传说中的人鱼之岛,只有由人鱼领路才能找到它。

  他相信自己温柔善良的母亲就在岛上,一定在的!

  霍嘉行狠狠地掐灭了烟头。

  张叔委婉道:“可夫人早就死了啊……”

  “她没有死!你再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回去!”

  霍嘉行说完转身要走。

  张叔急忙追上去:“那艾丽小姐……”

  “让她滚!这段日子除了那个女人,我谁都不见!”

  霍嘉行走进房间里,在床前停了一秒,而后愤然离去。

  小昭在傍晚时醒来,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海滨城的天空,铺满火焰一般燃烧的晚霞。

  她头疼脚也疼,浑身上下的关节都像是被拆开重组的,酸痛不已。

  晕倒前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她的计划失败了。

  不但没能杀掉霍嘉行,反而被他轻而易举地抓住。

  一想到自己现在身困牢笼,小昭就觉得自己没脸去面对某人。

  她想给他打个电话,伸手在旁边乱摸,但是能够碰到的地方只有柔软的被褥。

  心灰意冷。

  她的衣服和随身物品早就被拿走了,现在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到不堪一击的睡衣裙。

  小昭坐起来,抱着膝盖有点想哭。

  “你在找这个么?”

  角落里,声音和光亮一起传出来。

  小昭大吃一惊,抬头看去,发现霍嘉行居然坐在阴暗处的沙发上,五官深邃的像一具雕像。

  他是鬼魅吗?怎么一点声音都不会出的?

  霍嘉行拿着她的手机,冷声戏虐。

  “这年头还真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美人鱼也会用手机,你们在海底能够收到信号么?”

  小昭用力地抱着膝盖,愤然道:“要你管?你还给我!”

  霍嘉行不为所动,翻阅起她的通讯录来。

  “大娘、四婶、三叔、沈默……都是你的族人?还是被你欺骗的普通人?”

  “你还给我!”

  小昭急于夺回手机,奋不顾身地跳下床,可右脚刚踩在地面上便痛得摔倒。

  雪白的纱布上渗出血,被枪打中的伤口又撕裂了。

  她跪在地上呻吟,额头直冒冷汗。

  霍嘉行缓缓走到她面前,蹲下,挑起她的下巴。

  “想要么?那就告诉我,格兰岛的坐标在哪里。”

  小昭明白他抓自己的用意,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那突兀的笑容与温柔的五官显然极其不符,组合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霍嘉行沉下脸:“你笑什么?”

  “我笑你终于也有死穴抓在我手上了。”

  “你确定你有那个本事抓得住?”

  霍嘉行冷冷说完,大力握住她的脖子:“说!坐标到底在哪里!”

  小昭喘不上气来,但是完全没有之前的害怕。

  既然霍嘉行想从她嘴里套出东西,那就一定不会杀掉她。

  而这个坐标,就是她最后的机会。

  “我不会告诉你的。”她声音不大,但是很残忍。

  霍嘉行暴戾起来,修长有力的手指一根根收紧。

  小昭极度缺氧,脸上泛出不正常的潮红,意识一点点抽离身体,可她仍不准备求饶。

  火红色的夕阳落在他们的身上,仿佛两个人随时都会燃烧起来。

  在她离死亡只有一步的时候,霍嘉行放开手,厌恶地把她往前一推。

  小昭落地,伏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把坐标告诉我?”

  霍嘉行硬的没得逞,决定来软的。

  小昭捂着喉咙冷笑:“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只要你愿意把命给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霍嘉行皱起眉:“你就那么想要我死?”

  他们以前从未见过面,到底是因为什么,让她如此固执?

  情杀么?不可能。

  他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

  为了钱?

  霍氏集团树大招风,的确有许多仇家,可他的父亲霍启刚还没有退休,仇家无论如何也没必要找到他的头上。

  “你必须死。”小昭盯着他,一字一顿:“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我死你活?你倒是想得美。”

  霍嘉行说:“我有得是办法让你开口。”

  小昭讥嘲地看着他,显然不信。

  霍嘉行解开一枚衬衫纽扣,又解开一枚,结实健壮的胸膛渐渐露出来。

  小昭笑不下去了:“你要干什么?”

  “这是我的度假区,我是一个男人,我面前有一个穿吊带睡衣的女人,你说我要干什么?”

  霍嘉行脱掉衬衫,性感的上半身暴露无遗,傲慢地挑起眉。

  小昭惊叫着往后退,双手在身前抵挡。

  “你不要过来!强迫是犯法的!我出去会告你的!”

  “你尽管告。”霍嘉行压住她,把她的腿扛上肩膀:“我很有耐心陪你玩一玩。”

  无助的绝望充斥着大脑,小昭想躲,可背后已经是墙壁,无路可逃。

  她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扯开她的睡衣,卸下二人之间最后一件防备。

  身体完全呈现在对方的视线中,男人喉结性感的滚动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里藏着难以压抑的火苗。

  “不要……不要……”

  小昭痛苦地哭了起来,瑟瑟发抖的身体看起来像一只可怜的小兽。

  霍嘉行又往下压了一点。

  “你不如杀了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你就是一个禽兽……”

  她哭得泣不成声,睫毛湿漉漉的盖着眼睑,美丽的脸颊让人想起清冷的月。

  霍嘉行没有动作,静静地凝视了她一会儿,忽然站起身开始穿衣服。

  “这么无趣的女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他背对着她,似乎很扫兴。

  小昭还沉浸在绝望中,没有说话。

  “既然你想耗,那我就陪你耗下去,看看谁先撑不住。”

  话音落下,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继而恢复寂静。

  小昭哭声渐弱,她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斜阳,猛地爬起来往外冲。

  然后被玻璃门挡住。

  阳台门是锁上的。

  她回头去开房门。

  房门也是被锁上的。

  彻底被困住了。

  小昭颓然地坐在地上,地板冰凉,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