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饿了么……

古代言情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7-12-07

  惦了惦背筐,好象松茸也有不少五斤。湿的五斤,若是留下二三朵试着培植,其它的,或许也能制作出一斤干的。一斤干的,在现代都能值不少的钱,在这儿呢?

  深吸了口气,时初雪快速往家里去。

  一回到家里,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夏寒至。看见她时,明显的松了口气,但旋即就黑着脸转身就走。

  满怀兴奋的时初雪,虽然饿到不行,却也兴奋地撵上来。

  “寒至,我今天上山找到了这种好东西。若是制作的好,也可以晒干了为你换些药银子呢。”

  本来冷硬的男人,在听到她这话时,脚步放缓,回身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她,“你上山坡上折腾好半响,就是为了找为我治腿的钱?”

  时初雪理所应当点头,“对啊,我不是说了,你的腿得治,这钱,咱也得想法子挣的么。若是一直这么坏下去,你还真是要残腿坏胳膊儿。那未来你就窝在家里,看着别人蹦哒,多难受啊。”

  夏寒至的拳头暗自攥了攥,面色柔和了不少,“饿了吧,赶紧吃饭去。”

  “你不说还好,这会儿真饿到不行呢。”

  只是,入屋后,接收到夏大妞冷哼一声不说,灶屋里,更是没有一丁点的饭菜。本来以为这一家子是吃完了做的饭菜。

  可是,在看见泔水桶里面明显倒掉的米饭粒,还有一些菜之后,她沉默了。

  “一个新媳妇儿,才嫁来的第二天就不安分,在外面勾搭野汉子……都来评评理,这还有家法吗。”

  隔壁,刘氏尖利的嗓音响起,听的时初雪皱紧了眉。

  这是说如花吧!

  “还是当嫂的呢,呸,就这样的破烂货,我说怎么会在嫁人前就闹自杀呢。合着,是心里想着别的汉子呢。”

  时初雪心一凉,原来刘氏在骂她。隔壁屋里,夏大家才三岁的闺女一脸迷惘地问,“娘,我奶又在骂人了!”

  夏陈氏咬断了那线头儿,摸摸小闺女的脑袋瓜,“囡囡当奶奶在叨叨,咱不关注啊。”

  “哦。”小女娃乖巧应声,又在一边看着睡的熟实的弟弟。小弟才半岁多,看起来软乎乎的,可爱的很。

  另外一个角屋里,夏二家的跟俩个女儿也缩在屋里面,俩姑娘大的都有四岁,小的才两岁,听着刘氏的骂声,一个劲往她们娘跟着缩。小的更是吓的眼泪汪汪的,“娘,娘,咱奶是不是又在骂你了。”娘总是被骂,因为她生的全是她们这种赔钱货。

  李氏叹了口气,一脸忧伤地摇摇头,“不是骂娘,是你四婶儿做的不好吧,招你奶生气了。”一直闷着头没吭声的夏星星抬手,轻轻拍哄着她后背安抚小妹,“莫怕,还有姐。”说完,抬头看看性子软和的娘,脸上是麻木的表情。

  二岁的小夏草含着泪,“嗯!”有姐姐在,她不怕的。

  厨房里面,时初雪呆怔在那儿不知道要怎么办,她也没想过只是初嫁进来想上趟山,却被人安上了偷汉子的名声,这若是落实了,以后她算是一生都被毁了吧。

  正思虑的紧,面前一暗。抬头,就对上男人黑黑的眸,夏寒至俯身看着失落的小娘子,眸色柔和了些许,语气轻柔地安慰,“有人看见你往山里去了,说是看见你和石头在一起。这村里面儿,男人妇人单独走在一起,总容易引人误会,那些妇人乱嚼舌根,在娘的面前说了些风言风语……”

  原来是这样。

  时初雪不安地看着他,小声解释,“因为……我不了解这个地方,只一心想着找一些营生,所以深入了树林,一头狼冲出来……”

  夏寒至瞳孔骤缩,一把拽过她上下检查起来,“你无事罢?”

  大手扒拉起她衣服,上下认真详细的检查起来。

  男人布满了老茧的手,在她幼嫩的肌肤上这么一摸,咯的痒的慌。

  时初雪轻笑着避让开。“别,无事的呢。只不过是吓坏了。要不是一个打猎的男人出现,呀,我忘记问他叫什么了!”她为了躲避男人的大手,跟扭麻糖似的,无意识的摩擦着男人的身。令男人的眸,又有了变化。

  听她这样一说,夏寒至就彻底明悟,所谓的时初雪不本份,勾搭外面的野汉子的说法,不过是人家石头救了自己媳妇儿罢了。

  “无事就好,石头那,我改天去谢他。娘这边儿,安抚着,你吃饭去。”

  “好,我现在揉点疙瘩汤吃算了。”

  男人不误会自己,她就不害怕,至于刘氏要骂什么,由着她去吧。反正,从进门起,她就一直骂个不停的。

  “她们没给你留饭!”夏寒至皱眉,看着小娘子转身去烧火,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起身,有些生气地跑到饭蹭子面前,揭开一看,里面干净的跟狗舔了一样。盖上的时候,不小心瞥到泔水桶里的饭粒。

  “哈……好……好的很呐……这个家还真的是……”

  “寒至,就这样吧,娘因为我以前做的事情,内心不喜,她这心里儿有怨气。发出来就好了。”看男人这样,时初雪还是担心的。

  “不关你的事情。”

  夏寒至冷着脸,大步就走了出去。

  那挟起的冷风,让时初雪生生打了个颤。不过,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埋头继续生火。肚子真饿到不行。

  再说了,明明家境就不怎么好,还把饭菜倒掉,在这个时代,真的是挺过份的。

  “夏红霞,你给我滚出来……”

  院里,夏寒至的一声炸吼,听的时初雪的心都颤了颤。

  好象,因为倒饭的原因,男人真的怒火中烧了呢。

  不过,她才不要出去劝说呢,继续烧火。

  内屋里,刘氏还在跟夏红霞,还有如花唾骂勾人的媳妇儿呢。

  猛不丁听到屋外的怒吼声,红枫生气地拽住刘氏的胳膊,“娘,你看看我大哥,这见天不干活儿,还冲我这当妹子的吼什么吼啊?好歹人家也是十三岁的大姑娘了呢。哪有这样扫人面儿的!”

  一边,如花看着这样,眼睛一转,也跟着插上了一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