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把自己搭进去

都市婚恋字数:2229更新时间:2017-12-07

  冷秋白洗过澡后懒懒地将自己放倒在大床上,取过夜北辰给她的手表仔细端看,果然如她所料,那不是一块普通的表,应该是特种部队专用的高科技产品。

  表的功能很复杂,她摆弄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个对讲按钮,立马兴奋地试着拨了过去,想不到竟然真的接通了!

  “哥,你听得到吗?”

  对面一小段沉默后传来夜北辰低沉磁性的嗓音。“还不算太笨!记得吃药,没事别乱按这东西,有急事用它找我。”

  冷秋白咯咯笑出声来。“好高端的东西呀,你给了我不会受处罚吗?”

  想也知道,这种东西肯定不能随便送人,看来她想追到夜北辰并非没有希望。

  夜北辰冷哼。“来取车时还给我。”

  冷秋白翻了个身躺在床上。“才不还呢!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再说我人都是你的了,戴你一块表还不舍得?你是不是男人!”

  对面不置可否,似乎感觉她很胡搅蛮缠,直接就切断了通话。

  冷秋白又拨了一遍,夜北辰根本没再接听。

  床上人翻了个白眼,把那块表郑重戴在了手腕上,决定在把某男追到手之前她都不会归还这东西!

  刚闭上眼睛想睡觉,敲门声响了起来,管家康叔低声轻唤。“少小姐,睡了没有,你爸爸让你没睡就去一下书房。”

  冷秋白内心一阵难抑的激动!

  爸爸这个字眼早在那么多年以前就成了她的痛结和缅怀,当年父亲的意外过世让她那么猝不及防,也因此恨死了夜北辰!

  如今又能再见活生生的人,她这个做女儿的怎么不欣喜若狂?

  可是一想到自己今天做的好事,心头马上一沉!

  已经晚上十一点钟了,过去老爸虽说每天都忙到这么晚,可是大半夜召唤她的事情屈指可数,她当然记得,当年生日过后,她被罚跪得那叫一个惨!

  “告诉我爸,我已经睡了。”想也知道,父亲这么急召唤,她今天干的事多半被沈言之和柏心然捅出去了,冷秋白现在身体不舒服,就算再想念父亲,也不想去挨收拾。

  “睡了还能说话?马上给我滚出来!”冷伯修的声音威严又恼怒。

  冷秋白无语,想不到老爸人就在门外还让康叔传话……

  “好啦,我穿好衣服就来。”恐怕又要罚跪!她得想办法让自己跪舒服点。

  为了这一世老爸的生命安全,追到夜北辰势在必行,再说她最大的本钱都下了,无论如何不可能认这个错!

  “动作快点!”冷伯修明显很生气。

  冷秋白在双膝上绑好了两个厚垫子,这才穿着肥大的睡衣走出房间。

  康叔老眼里满是担心。“少小姐,先生很生气,你要小心喽!”

  冷秋白眼珠一转。“康爷爷,我突然想吃莫离妈妈做的核桃酥,你帮我打电话看他睡了没有呗?”

  康叔立马明白了她要拉救兵的意图,老脸上笑出一层皱褶。“好好好,我马上给他打,你快去书房吧,你爸爸先回去等你了。”

  冷秋白一进书房就感觉到了冷伯修燃烧的怒气。

  虽说父亲活生生站在眼前让她激动得好想投进他怀里!可眼下明显不合时宜。

  索性垂头吸回眼中的酸热,摆出一副乖乖受教的姿态,一声也不出站在奢华的办公桌前。

  冷伯修猛地一拍办公桌面。“说你今天上哪去了?”

  冷秋白两弯长睫毛微微一抖。“找郑伯伯走了个后门开了个条,去部队里玩了一圈。老爸,我也想当兵!”

  冷伯修被冷秋白打岔的回答气得眼角一抽。

  “郑伯伯那也是你个小丫头片子随便求的人?连你爸我也没这么大的面子!还有你,一个女孩子当什么兵?想一出是一出!你给我说清楚,今天是不是去找了夜北辰?”

  冷秋白知道躲不过,索性爽快承认。“没错,我就是去找我哥了,你和他有恩怨是你们俩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他,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她回答得理直气壮,冷伯修反而被噎得僵了脸,对上女儿鲜见泪盈盈的目光,更是不忍的心疼,半晌才皱眉叹了口气。

  “他已经不是你哥了,白白,你是个女孩子,做事怎么能这么不知矜持,也不为自己考虑一下后果?夜北辰他现在和我的关系势同水火,你以为你主动送到他面前去会捞到什么好处?爸不是不通人情,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我不能眼看着你吃亏!”

  冷秋白愈加心酸,上一世父亲就死在夜北辰手里,她又怎么不知道两人之间势同水火?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要改变这一切,不想父亲最终再遭那人的毒手。

  想到这些,连声音都控制不住哽咽。“老爸,我十八岁了,我在做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你放心,我不会吃亏的。”

  “你还不吃亏?你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冷伯修真是气得肝疼,夜北辰和他之间的仇恨怕是不死不休,可怜他的傻女儿怎么就突然脑子发热扑到了那人身上?

  明明五年都没有联系的人,若不是柏心然透露出来,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冷秋白会去找夜北辰,还和他……简直!

  他千防万防只顾着防了沈言之,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会疯得这么离谱!早知道如此,还不如顺着她的意让她和沈言之在一起,没准事情还好一些。

  冷秋白也豁得出来,甚至连目光都不曾回避父亲的怒视。“我喜欢夜北辰,这辈子我都非他不要,老爸,你要是真疼我就别阻止我。”

  这话真真让冷伯修失了冷静。“什么?胡闹!你喜欢他有什么用?夜北辰他不会喜欢你!”

  冷秋白挑眉。“那不一定。”

  “你给我闭嘴!”冷伯修脸色已经黑成一片。“从现在开始,不许再和他有任何联系,你要是敢违抗我的命令,那就……”

  “那就怎样?”冷秋白打断父亲发狠的话,发红的眼一瞬不瞬望着那张眉头深皱的脸。

  “老爸,我不管你和他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我问过你无数次,也知道你不会轻易告诉我,但是我希望你也不要来干涉我的决定,这辈子我要定了夜北辰,不管他还是不是我哥!”

  冷伯修恼火地一拍桌面。“反天了你!是不是我从小到大太惯着你,让你这么目无尊长好赖不知!我告诉你,你要想和夜北辰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冷秋白也被激发了疑惑,冲向前双手撑上桌面,仰头与父亲对峙。

  “老爸!除非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这是她上一世一直未解的疑问,这辈子真不想再稀里糊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