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给我滚

现代言情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7-12-07

  莫与承的身后是他并排站得整齐的保镖。

  纪涵还看到了警察与身上披着毛巾的陆清子。

  “纪医生,我到警察局报了警,然后……这、这位先生也跟着一起来了。”陆清子焦急地抱走了小五,一脸八卦地问道,“他是你谁啊?”

  纪涵有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烦躁。

  陆清子探究的目光时不时落在莫与承的身上打量,觉得他气场太强,有他在四周像被千年寒冰笼罩。

  “仇人。”

  纪涵现在比较关心小五的状况,推着陆清子出去,“小五现在马上送医院,一分钟都不能耽搁了!让医生给他做最紧急的降温处理,挂水消炎,最迫切的是先把它叫醒。”

  小五睡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她焦急地叮嘱道:“孩子太小饿太久了对身体不好,你准备点清淡的小粥,在它服药前喂给他吃。”

  纪涵看到陆清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叹了口气说:“我还是跟着你一起去吧……”

  然而她还没走出房间,就被莫与承拽住了。

  一双冷眸暗藏汹涌的锁着她,犹如暴风雨前的电闪雷鸣。

  纪涵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有警察陪同照顾,你就不必跟着了。”莫与承一字一句地说,像是准备吃人的猛兽。

  陆清子爱莫能助地看了纪涵一眼,恐被猛兽的怒火殃及,在暴风雨来临前抱着小五迅速撤了。

  该来的,总会来。

  只是,纪涵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紧张得都要跳出来似的。

  莫与承拽着纪涵下楼,不客气地像塞货物一样将她塞进车里。

  他严格有序的保镖们,站在车外围成一个圈,像是为了预防她随时会逃跑。

  车里,只有莫与承与纪涵。

  “我给你两分钟思考该怎么向我解释。”莫与承懒懒地靠在后座的垫子上,嘴角勾起微笑,“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这关系到你稍后是活是死。”

  他的笑,与魔鬼制裁时的狞笑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头皮发麻。

  纪涵浑身僵硬,靠着一丝骨气说道:“那你干脆痛快一点了结我算了,免得浪费你宝贵的时间。”

  “让你想好再说话。”莫与承睿眸冷冽地扫向她,冷酷道,“让我高兴,我就放了你。”

  纪涵明白了。

  她虽然明白,但是她不会做。

  “莫少的私人医师我无法胜任,您另请高明吧!”纪涵直截了当地说。

  莫与承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寒光,冰冷的眼神锁住她,仿佛要将她冻结,威胁道:“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吗?”

  “知道。”纪涵勾唇,微笑,“斩断我职业生涯?或者让我在江城消失?”

  该承受的她都承受过来了,大不了在重头来一次,就当是回味了。

  莫与承脸色阴沉,压低声音狠道:“我还会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他捏起她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吻下来。

  这一次与前几次不同,仿佛就是为了折磨她,惩罚她。让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每一个吻都令她窒息。

  莫与承解开自己的皮带。

  纪涵一惊,慌乱地推开他,“你想做什么?”

  他的长指勾着纪涵的下巴,指腹按在刚刚被他蹂躏的红唇上,带着十足的蛊惑玩味。

  “不是你告诉我的未婚妻我不举,让她偷偷给我下壮阳药补身体?”莫与承的狠厉中散发出邪佞的味道,张扬而狂野,“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到底是不是不举!”

  “我可没说过你不举,我只是让她劝你吃药而已。”纪涵心虚地说。

  但是,莫与承好像来真的。

  纪涵慌了,“你既然有未婚妻,在外面沾花惹草你就不怕她找你麻烦?”

  莫与承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谁是我未婚妻我说了才算,没领证之前,所有自称是我未婚妻的女人都不作数!”

  “安家不是你们的世家好友吗?”纪涵试图说服他,“听说你妈妈很喜欢她。”

  “要结婚的是我,又不是我妈。”莫与承说。

  “你的妻子会介意你婚前生行为的。”纪涵东拉西扯的,拖延时间,“每一个女人都会介意!就像每个男人都介意自己的女人是不是处女一样。”

  莫与承动作一顿,眯起眼睛盯着她。

  车里的温度仿佛下降了十度。

  他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与自己平时,他上她下,仿佛他在睥睨一只小蚂蚁。

  “你在暗示你不是处|女?”莫与承的气压在降低,目光幽沉。

  纪涵被他捏疼得蹙起眉头,却强迫自己露出微笑,“当然不是。”

  莫与承幽冷的眸子里笼罩着一片阴云,仿佛在嫌弃她脏,厌恶地怒道:“给我滚!”

  “遵命!”成功激怒他,全身而退的纪涵麻溜地滚下车。

  仿佛担心他回心转意,她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莫与承的视野里。

  最近的医院。

  纪涵在急诊室里找到陆清子,一直昏睡的小五终于醒了过来,陆清子在给他喂粥。

  小五看到纪涵有点高兴,虚弱地叫:“纪阿姨。”

  他正打着点滴,因为高烧眼睛雾蒙蒙的,好像睁不开。

  纪涵走过去,摸了摸孩子额头上的温度,担忧地问道:“怎么样,小五有没有事?”

  “医生说只要能退烧就没事了,这次高烧没有诱发心脏病。”陆清子说。

  纪涵放心呼出一口气。

  “既然如此。”纪涵站在陆清子的面前道,“我不能把小五交给你了,他需要一个正常稳定的成长环境,不能一直跟着一个烂赌欠债的女人。”

  陆清子垂下头。

  她自知自己没有能力给小五一个安稳的家,纪涵要带小五走也合情合理。

  即便她不舍,也不敢反驳。

  “小五,以后阿姨来照顾你好不好?纪阿姨做你的妈妈,每天都给你好吃的,给你买好多的玩具好不好?”纪涵向小五张开怀抱,“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和阿姨在一起。”

  小五悠悠地望着纪涵,又看了看陆清子的反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纪涵伸手去抱他,好像真的会带他走。

  “妈妈!”小五急切地朝陆清子叫了一声。

  看到陆清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小五哭了,“我要妈妈!我不要纪阿姨!我不要纪阿姨!小五不要和妈妈分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