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闹够了就跟我回家

现代言情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7-12-07

  “我们隗家十代单传。那么好的媳妇儿你都不会哄,不会珍惜,将来怎么给我们隗家开枝散叶?你对得起隗家,对得起琉璃吗?啊?真是气死我了,存心是要气死我。”

  隗令长话连篇指责了一大堆,说完了又喘不来气儿了。

  在一边服侍着的隗泽辰听着心里难受,思索一番回答说:“父亲。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一听见“好好待她”这几个字,隗令泽那颗快要崩坏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几分,转而意味深长道:“泽辰——你从小就聪慧,父亲的心思你也清楚,但是你自己的心思,你也要认真看清楚。坎儿——都是会过去的。”

  “父亲。”

  隗泽辰喊了一句,停住了隗令泽的唠叨。

  “行了。行了。人老了话就多。我也不耽误你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隗令泽摆摆手,无意往窗外指了指,得了隗泽辰回应后才跟着张管家走了出去。

  琉璃这一跑,也就只有隗泽辰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望着床头柜上还没有喝完的白米粥。

  隗泽辰试探性地喝了一两口。

  呸。

  难喝死了。

  隗泽辰吐槽了一番,仰头就把白米粥喝完,随后整理了一番就出了房门。

  仆人们正在打扫房间,见着隗泽辰就叫上一声“少爷”。

  隗泽辰都只微微点着头。

  下了楼,绕过中庭,来到后院,穿过一片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再开启一个快要腐朽崩坏的木门,走进一间随性建起来的小工具房就可以找到他要找的人。

  隗泽辰循着旧路线,拨开一半枯朽,一半繁茂的灌木丛,艰难前行着。

  前面才刚梳好的发型都被树枝弄乱了,枯叶和落叶沾了满头,满身,走了不久才发现,手上还沾了不少倒刺,生疼生疼的。

  多久没来了。灌木丛居然长得这么繁茂了。除了灌木,现在还多了很多荆棘,横着竖着,明着暗着,多得惊人,看着也十分讨人嫌。

  还记得很多年前,明明还是很容易穿越过去的。

  现在看着像是一团乱麻,拨开像是一团乱麻,钻着也像是在钻一团乱麻,感觉哪边都不是个头,哪边也不是个尾,反而是要被困住似的。

  隗泽辰感叹着,正想打开那间破旧的小工具房就看见龙琉璃可怜兮兮地蜷缩在工具房后边偷偷地抹脸,不停地抹。

  这个动作在龙琉璃意识到有人靠近后变得更加频繁,更加有力了。

  哭了?!

  不是吧。

  不可能吧。

  抱着满心的疑惑及微微的不安,还有小小的触动,隗泽辰一步步慢悠悠地朝龙琉璃走了过去。

  在没有完全走近,看清楚她到底是干嘛的时候,隗泽辰完全不敢吭声,可以说是连走路的脚步声都控制到几乎听不见的程度,很轻,很慢。

  龙琉璃的样子逐渐变得清晰,全面。

  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投射在翠绿的草地上,打落在枯黄的落叶上,爬在龙琉璃的眼睫毛上,亮晶晶地反着光。包括脸颊、眼睛,都在晶莹地亮着光,星星点点地反射着光芒。

  完蛋。

  她真的哭了。

  隗泽辰突然极度紧张了起来。

  该怎么哄她才好?

  啧。

  给支棒棒糖?

  啧。

  为什么要哄她?

  不哄了。

  又不是小孩子。

  隗泽辰认真琢磨了一番,脚跟于一声无奈的叹息后,缓缓落在刚刚落地的叶子上。

  咔吱——

  叶子被压扁了,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

  龙琉璃听见了,怯怯地问着“你来做什么?”。面部虽是别过一边去了,眼睛还一直用余光注视着隗泽辰的举动。

  好像是在宣誓自己一方土地的主导权似的。

  咳咳。

  隗泽辰清了清嗓子,龙琉璃没有理会他。

  他又干脆左右走了起来,一个不留神就被一道荆棘勾住了衣服。

  难缠的东西。

  去又去不掉,越是使劲,它们反而越是有机会吸附你。

  隗泽辰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种不听话的荆棘吸引住了。

  走开,走开。

  他开始越来越卖力地扯这些荆棘,越扯手越是受伤,就越是疼。突然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就半摔了下去,吓得隗泽辰精神一抖擞。

  噗嗤——

  龙琉璃突然笑了。

  笑了?

  咳咳。嗯。

  隗泽辰整理了一下衣服。

  两人尴尬地对视了一下。

  这家伙的眼睛有点红肿。

  隗泽辰聚焦着视线,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龙琉璃突然就紧张得双手抱腿,双腿噼啪噼啪上下踢起来。

  咳咳。

  隗泽辰又清了清嗓子,转而就伸腿坐到草坪上。

  这都还没有坐稳就听见龙琉璃快速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声音很小,小得跟蚊子一样的。

  哦豁。

  嘿。还道歉不起了。

  隗泽辰突然就抬高了音量叫道:“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一对丹凤眼同时扫到了龙琉璃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睛上,旋即缓缓移到她微红的脸颊。

  “你。你混蛋!流氓!”

  见他看似满脸嘚瑟的模样,龙琉璃突然恼羞成怒,口齿不清地骂了起来,随手就又打过去一拳,落在了隗泽辰肩膀上,还微微反了下弹。

  还挺有手感的。

  于是龙琉璃又狠狠打了几下。

  一,二,三,四······

  隗泽辰全程定定地坐着,满脸写着一大串台词:“得了,得了。别打那么用力。意思意思就得了。气消了没有?气消了就跟我回家。”心里还开始数起龙琉璃总共打了多少拳。

  一,二,三,四······

  龙琉璃这丫头精力怎么还这么旺盛。

  都连续打到20拳了。

  再打就都能练出天马流星拳了!

  隗泽辰见这阵势不妙,回想着昨晚还有今天早上的事情,刚想抓住她的手腕就又罢手了,只好空手格挡起来,一边挡一边阻拦:“停手。琉璃。停手。别打了。乖。都打肿了。你看。”

  龙琉璃昂起脸来就是笑:“肿了又怎样。你不是一直都是肿的?让你吓我,叫你吓我。打死你。”

  现在声音是好听了些,这小拳头倒是倔强得没有停下来过。

  不过这乒乓乒乓打在胸膛上也是够惹人烦闷的,于是隗泽辰果断又抓住了龙琉璃的手腕,想想又立马放开了。

  “行了。别闹。回家。”

  隗泽辰命令道。

<